愛上的第一支香氛–Diptyque

Diptyque

Diptyque是我愛上的第一個香氛品牌,記得第一回初相見,是在紐約的Takashimaya,一眼就瞧見架上的她,亭亭而立,剔淨瓶身上(她還有綠紅黑等瓶款,但我獨鍾white on white的設計),只得一張簡單白底黑字的橢圓名牌,輕描淡寫的就召告出自己來自世界花都巴黎香氛世家的身段,毋需多言,就足以讓史上最理智的女人都雙膝發軟,臉紅心跳, 我敢掛保證,任何凡夫只消請出Diptyque求愛,能上幾多壘我不知道,但敲定下次約會的達陣率,肯定百分之百。

Diptyque硬是有這樣的魅力,所以儘管相識以來,我曾經小小出軌,招惹了Jo Malone的White Jasmine & Mint,可最後總還是心甘情願地回到Diptyque身邊,她好似服裝界的Chanel,汽車界的勞斯萊斯,是一種享用過就再難戒掉的奢華;更像記憶中完美無瑕的前男友,一比之下足讓所有新歡都相形見絀。可喜的是,這個在1961年由三位法國藝術設計好朋友於巴黎左岸創立的Diptyque,一路走來,手工細製,恒常芬芳,永遠優雅,完全值得托付芳心,不管懷抱著何等心事情調,都能在持續繁殖中,多達數十種的香氛裡,找到最凹凸吻合的撫慰和依歸。

只是有時候,選擇眾多,並不是件好事,就像我初見Diptyque,瓶瓶聞來皆香甜,恨不得全數打包帶回家,留著一頭栗色波浪長髮,透藍的眼睛彷彿會催眠的美女售貨小姐娜塔莉,見我左手拿著Baies,右手捧著Figuier,天平一樣秤量著,滿臉取決難下的模樣,馬上機靈地說:「這兩種剛好都是經典常銷款,香氣略有不同,建議妳先帶以紅醋栗葉和保加利亞玫瑰香為主調的Baies,下回再試試Figuier,當然,兩者都帶,就不必傷腦筋了。」以退為進的含蓄中帶著積極的推銷語言,我就吃這套。不消說,我兩者都拎回家,從此深愛上Baies,Figuier,然後是Thé,再來是Jasmine…名單無限延伸。

Diptyque

有所不變,有所變,是所有品牌保持高度,且與時俱進的不一法門。Diptyque也不例外,和其他領域跨界合作,是既能激燃起火花又能保持風格,很能借力使力的高招,之前和時尚設計師John Galliano合作,回響熱烈成功,一點也不令人意外,香氛和時尚原本是手牽手的好姐妹,倒是今年九月初和法國視覺設計師二人組Kuntzel+Deygas搭配所推出的「美女與野獸」香氛,感覺有跳出思維框架那麼點意思,兩位一向聯手出擊的設計師,這回各自為香氛操刀包裝上的插畫,Olivier Kuntzel負責描繪野獸,描摩美女的重任,自然落在Florence Deygas身上。最特別的是,兩支香氛設計初始,是以同燃合一為出發,但各自保有截然分明的脾性,野獸代表的是渾厚木質紫羅蘭葉氣味,美女則偏向清甜花香調,同時點燃,卻又可以奇妙地互補相依,創造出童話故事般的夢幻香氣。

雖然我從未試過,但據說香氛和香水一樣,只要基底香味不同類屬,即可大玩堆疊遊戲,木質和花香調是經典絕配,分置同室呈對角齊齊點燃,使流動的香氣在中途嬝嬝邂逅纏綿,就能混調出別樹一格的室內香氛,美女與野獸根據的便是這樣的原理,神祕的氣息,奇穎的插畫,再加上顛覆時潮的名字,Diptyque 又成功地挑起了我的好奇…和物欲。

同場加映:Diptyque的官網上正播放由Kuntzel+Deygas製作的美女與野獸小短片(如上),實境與插畫交錯,配上Tunes United的Celestial悠緩清靈的歌聲,極富情調。

原文刊登於樂多新文創生活體驗專欄

Images from Diptyque

Blog Widget by LinkWithin

Leave a Reply

 

 

 

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

<a href="" title=""> <abbr title=""> <acronym title=""> <b> <blockquote cite=""> <cite> <code> <del datetime=""> <em> <i> <q cite=""> <s> <strike> <strong>